驻疆某旅00后的成长之路:一场关于禀赋的自我觉醒

来源:解放军报作者:汤文元责任编辑:丁杨2019-05-08 10:35

在成长的道路上,即便放眼望去群山连绵,军营00后们只能选择向前。他们或许不会有多成功,但没人能够阻止他们成长。赵伟 摄

当视线逐渐追上飞速下沉的夕阳,希望的微光重新照进眼眸。去年盛夏的一个黄昏,一座荒山上,米照星一步一步地向上艰难攀爬。

太阳落山前,他要追随班里的老兵征服最后一座高地。此前,这支8个人的侦察小队背着平均重达25公斤的背囊行军超过了12个小时。有时走,大多数时候他们在跑。

生存的内涵在这段旅程中不断被重新定义。起初他们在河边脱下鞋袜,把打了泡的脚泡进冰冷的河水中缓解疼痛;后来为了节省体力,他们放弃寻找坦途,忍痛闯过横在眼前的一整片荨麻。

筋疲力竭时,某种“像是突然觉醒的东西”在米照星疲惫的身躯中迸发出一股强烈的能量。队伍艰难爬上山巅,老兵们倚着背囊喘着粗气,米照星突然蹿了起来。

“就像电影里打了胜仗,战士们都要振臂高呼一样。”他清楚记得,自己当时用一只手把枪擎在头顶,另一只手捶了捶胸口,然后向着落日扯着嗓子吼了一声,声音拖得很长。

眼前的一切衬托出米照星瘦弱的剪影——山脚下,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青草地,紧挨着的是冒着炊烟的牧民村落,泛着亮光的房屋像是海洋上的波粼。

他突然觉得,这是真正“顶天立地的时刻”,这一时刻的意义——作为男子汉的意识觉醒,深深地打动了这个入伍不到一年的小伙子的心。

那一天,距离米照星18岁生日还差20天。老兵们望着他笑,他觉得是在庆祝自己提前长大成人。

从轻言放弃到敢作敢当

成长,也许就发生在离死亡最近的那一瞬

那是连队组建后第一次组织人力侦察班野外条件下连贯考核。考核共设9个课目25项内容,持续两天一夜。

酷热的天气和高强度作业让队员们的脚步沉重不堪。为了确保有人掉队时及时发出求救信号,每过一段时间,班长李龙就要回头清点人数。米照星是重点关注对象,几乎没人指望这位列兵能坚持到最后。

去年野外驻训时,旅里把体能不合格的官兵集合起来集中开展补差训练,成绩达到良好才能“毕业”。米照星是其中一员。训练一个多月后他成绩突飞猛进,却始终达不到良好。

厌烦情绪在一次次失败后不断积累。“我都已经及格了,为什么还要故意为难我?”米照星开始消极怠工,甚至告病逃避训练。连长祁诚每天陪着他一起练,他练什么祁诚就练什么,最后米照星勉强“毕业”。

为了备战比武,连队打算利用这次考核选拔队员,米照星以体能不好拒绝参加,班长李龙软磨硬泡才把他拉到现场。

考核进入攻坚阶段,疲劳积淀为风险。奔袭近7公里后,在一处近百米高、倾斜超过60度的崖壁前,他们被要求以班组协同的方式迅速翻越。

李龙怕米照星放弃,把他排在了第一个:“你体力不好,把你留在后面,上面的人扬起沙尘,眯了眼你会很危险。”

出发前米照星感觉不对劲:“自己在最上面,万一掉下来岂不是要连累更多人?”他又一次想退缩,李龙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告诉他:“别怕,我就在你下面,绝对安全!”

说完两人互相盯着彼此,李龙又加了一句:“我保证!”

尽管米照星已经意识到,自己与整个班的命运被手中那条粗硕的绳子拴在了一起,但信心不足还是动摇了他的意志。刚到崖壁中央,他的双手“突然变得毫无知觉,实在是握不住了”。

几乎没有前兆,他松开了救命的绳子,也卸下了整个班对他的信任。那一刻,当第一次真正面对危险时,这个男子汉选择了放弃。

李龙应该是料到了这一点。生死关头,他机警地一把拉住了米照星的背囊,另一只手死死地拽住绳子,两个人只受了点皮外伤。重整行装,翻过崖壁,米照星低头沉默不语。

“别放弃,敢作敢当!”李龙拍了拍米照星的头盔,示意他继续赶路。米照星感觉全身一震,那一刻,他知道班长拯救的不止是他的性命。

成长,也许就发生在离死亡最近的那一瞬。

考核的最后一个内容是在湍急的水面上牵引横渡,米照星请缨打头阵。

“别,你再掉下去我还得捞你。”面对李龙的玩笑,米照星昂着头说:“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,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。”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
分享到